2007年5月19日星期六

出差手记·北京三日

2007.5.15-2007.5.17
题记: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坐上Z74 了,粗略地回想一下,如果 不是第7 或第8 次,至少也是第6 次去北京了。研一的时候去北京出 差很是频繁,最长一次居然有半个月之久。墨老说过人是会产生审美 疲劳的。我对这一点深表赞同。来得次数太多,已经对这个传说中神 一样存在的城市,再无半点当初所怀有的好奇心。或许出差的时候总 是疲于奔命,自己并没有真的安安静静走遍北京大街小巷,所以,暂 时不对这个城市做任何评价。权且记下自己的行程,待日后“有钱又 有闲”再去体会一下其中的历史痕迹,完成自己《图文天下行》不可 或缺的一章:北京卷。

2007.5.15 晴
早晨,一切照旧。
中午,一切照旧。
下午,本来是一切照旧的,快16:00的时候,老板突然打电话通 知我去出差。
晚上,收拾东西,19:30出门,打车到新火车站,侯车约1 小时 后上车。21:08坐上Z74 开往北京。整个旅途乏善可陈。唯一一个让 我很不舒服的事情是躺在卧铺上,睡得非常不舒服,而且肚子疼。唉, 本来火车上我就几乎从来没有睡着过。现在肚子疼,就更睡不好了。 都是前几天在金橘园吃了几个炒菜惹的祸。后来猜想,罪魁祸首应该 是那盘磨菇炒鸡蛋。
2007.5.16 晴
早晨,刚下火车,大晴天,风也不算大。突然想起来msn 上yk说 北京下雨,很冷,若是出差要多带衣服。自己吭哧吭哧背的两大件衣 服,照现在这个形式看,估计一点用场也派不上。-__-||| 下车之后, 先去买好返程的Z73.这下就不是归期未有期了,嘿嘿。
尹老师排队时的背影 清晨的北京站 地铁二号线上的北京站
随后和尹老师先去CAS 软件所。从一个很ws的巷子里穿过去才看到软件所 的大门。然后找pqm 老师签老板的那份abc 合同。等最后把那份合同 拿出来看了之后才发现,真是写得……(因为是老板的合同,虽然不 知道是不是老板写的,但万一真是老板写的,那我岂不……所以,只 能用" ……" 代替评价 ^_^)本来这个abc 项目和我是一点关系都没 有,后来看了合同书才知道,我也就是很多年之前给老板写过一个基 本相关方向的初期的调研报告。结果,到了尹老师口里就变成了我是 abc 项目的具体负责人了。我puke~~不过,尹老师都发话,我自然得 硬着头皮扮演自己改扮演的角色。然后胡吹海侃一番,blabla一通。 最后edf 部门电话打过来,让我们去参加另外一个方案的修改,于是 趁机就离开了软件所。到了edf ,把他们和我们中科大合作的课题方 案拿出来一看,我再puke~~里面的小bug 不断,我才看了第一页的英 文abtract 的第一段就发现了至少2处语法错误和1处chinglish 的地方, ft啊ft……要知道,那可是总共有155 页的文档啊!!!幸好后来, 他们说不用看太仔细,只看看一些他们曾经动手修改的地方就ok了。 于是开始以非常高的频率地按PageDown键……大约12:00多,基本改 完。
中午,大家出去fb. 在权金城吃烧烤。点了n 多菜,反正也不是 我们买单。哈哈~~菜太多,也记不清了,主要就是五花肉啊,加州牛 扒,牛舌,鱿鱼之类的,最后一个主食:韩国冷面。里面漂着的肉片 据说是狗肉。这么多看上去都还不错的食物,我却没有什么战斗力, 因为肚子时不时地疼一下,提醒自己目前的身体还是拉肚子状态呢。 :(唉,真可谓“身”不逢时。
下午,因为明天的课题答辩在ghi ,所以,我们先去那里看有房 间不,结果被告知全部订光了,剩下都是贵的离谱的套间。靠。然后 和尹老师两人到花园东路的牡丹宾馆问有标间不,结果被告知普通标 间又已经被订光了,还有一些“比较便宜”的标间。问过才晓得, “比较便宜”的意思是¥368.00/ 晚,还不打折。无奈之下,只好让 他们先把房间保留,我们再去其他地方先看看。接着问了一个牡丹宾 馆对面的饭店,结果人家连“比较便宜”的标间都被订光了。-_-b靠, 北京的人怎么就这么多呢。再后来,就在龙翔路找到了一个很ws的小 宾馆,算是安顿下来。不过上帝似乎今天特别缺乏同情心。在我倒在 床上睡觉之前,他还喊我去了一趟洗手间。肚子兄,想我平时待你也 不薄,何以如此对我?:(迷迷糊糊睡到下午3 :00多起床。然后开 始和尹老师修改那个abc 合同。其中的痛苦经历略去不提。
晚上,下午修改合同,等改好第一稿,已经到了晚上快19:00. 实在是饿得不行了,赶紧跑去吃饭。在一个还算一般的饭馆:大红灯 笼酒楼。点了几个小菜,尽管我的肚子还在随机地给我的痛神经发消 息,但是我强忍住悲痛点了一根小羊腿,藕片炖排骨,茼蒿和农家大 杂烩(这个名字不太清楚了,ms是那种全部是素菜的拼盘),还有一 瓶啤酒。我本来不喝酒的,但是尹老师倒的酒不能不喝呀,就小喝了 一杯。^_^
一根小羊腿 藕片炖排骨 茼蒿 农家大杂烩 抱病大快朵颐的我-__-b
吃完饭,和wl约好20:00在牡丹宾馆门口,把小超给带的 东西转交之。结果不知怎的,居然大概是19:50就到了,害我只好一 路狂奔。唉,北京不是老堵车么?为啥黄寺到这边就不堵呢?-_-b交 完货,把小超垫付的50块大洋拿回去交差。事件办完,慢悠悠走回住 的宾馆,歇了会,就洗澡睡了。今天真是累死我了。晚上也是活该我 倒霉,肚子又疼,我靠,这还让我让我活了?半夜起来去洗手间,真 是puke啊~~
2007.5.17 晴转阴
早晨,昨晚一夜游没有睡好,头疼的厉害。迷糊中打开手机看了 一下,居然才6 :20多……神啦,我最近没有干损rp的事情啊。您老 人家不会是拿错号码牌了吧?接着睡,肚子疼,似乎醒了之后,疼痛 的感觉的更加清楚了。:(于是去洗手间。我恨磨菇炒鸡蛋!我恨金 橘园!我恨食堂!就这样半睡半醒,熬到8 :00,尹老师醒来,叫我 起床。洗漱完毕,去艺海旁边的一家拉面馆吃了碗牛肉拉面,然后去 ghi 参加答辩。到了之后才知道,我们的答辩安排在上午组的倒数第 二,起码也得10:30之后才轮到我们。靠,安排这个答辩的人脑子秀 逗了啊~~最后到11:00才开始答辩。过程无聊,略之。
中午,答辩完事后,大概是11:30. 基本到了吃午餐时间,于是 在ghi 的餐厅吃提供的自助餐。让我心痛的场景再次重现:满桌子好 吃的,我却只能挑素菜吃。很愤怒地吃了很多水果。:(
下午,饭后和edf 的人分道扬镳,和尹老师再次去了软件所。pqm 老师似乎对修改后的第一稿仍然不太满意,于是我只能再次硬着头皮 (可怜的头皮呀……)和尹老师开始修改。这个合同真不知道为什么 居然在这种情况下产生出来。这就是我们中国的科研规则吗?-__-b 个中辛劳略去不提。下午17:00多,第二稿改完,尹老师让我先去jml 取点材料。取完之后,回来的路上又经过老哥工作的自动化大厦,给 他发了条短信得知他今天碰巧加班。唉,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, 今天我是两过大哥的公司也没有进去看看啊。靠,这个项目也太飞机 了,时间安排实在太bt. 最后终于合同的事情基本算是搞定,至少pqm 老师已经认可那个版本了。
晚上,离开软件所的时候,尹老师发现我脸上苍白,再无往日的 神采飞扬。于是提议先走会儿路,然后再去吃饭。我们师生二人,沿 着中关村东路一直走到了皂君庙路中间的地方。
高楼环伺下的麦田 中关村东路上不知名的大厦 漂浮的云团,密集的楼群,摇曳的小树,取景杂乱得毫无主题 北三环上孤单的一根路灯 黑云遮日? 或许不应该这么悲观地看待^_^
天色渐晚,而且实在 没有力气再走,于是尽管食欲还不是不振,也先去了一家粥店喝粥。 我一口气给自己点了两大碗粥:皮蛋瘦肉粥和红枣生姜粥。尹老师又 加要了一碟毛豆,二两韭菜馅饺子锅贴和一碗鸡蛋白菜粥。
皮蛋瘦肉粥、红枣生姜粥和毛豆 菜馅饺子锅贴 鸡蛋白菜粥 忘记拍了。。。-_-b 吃了点毛 豆和几个锅贴,又喝了两碗粥后,感觉稍微有些舒服。时间也不早了, 于是去西直门坐地铁到北京站。然后静候Z73 至21:30. 本以为,自 己这几天受的折磨会在火车上得到补偿。然而,我万万没有想到,火 车上不仅没有ppmm,而且还有jp男。而这个jp男居然正好在我的上铺。 omg~~ 正要睡觉的时候,突然一股强烈的令人眩晕的和香相反的气味 铺天盖地而来,这还不算最让我puke的事情,更绝的是,这哥们“豪 爽”地说:"大家出门在外,坐一辆车也是缘分啊。我脚臭,恩,晚上 还可能打呼噜。" 啊,哇呀呀……晚上还可能打呼噜!!!! 面对这种的情况我该怎么办? 1.跳楼; 2.跳车; 3.假装闻不到脚臭也听不见呼噜; 4.直面惨淡的人生,正视淋漓的鲜血,接受这个无奈的现实。 我选择了4 …… 一夜无话。

1 条评论:

尽人事听天命 说...

嘿嘿。。。

肚子疼啊真可怜。